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白痴、很好笑,甚至很像詐騙集團。

不過書都買了,練習練習不會有什麼損失。

 

 

書上的練習: 

一、 我從書上開始練習,起初挫折感超大的,

       我完全無法連結到照片上的動物,一點訊息也沒有進來(哭)。

二、 持續努力,有一次練習是要問照片中的狗狗幾歲?

       我跟狗狗連結、在想像中拍拍他、摸摸他,問他幾歲,

       然後腦海中浮現一個數字「12」。

       練習結束,往後翻答案「照片攝於2002年,當時2歲」。

       也就是說,我做練習的2012年,那隻狗狗恰好就是12歲。

      (喔耶,答對了,超開心的。)

三、 我記得還有另一個問題,

       是問照片中的狗狗喜不喜歡「胡蘿蔔零食」,

       我第一個接收到的是「好詭異,哪有狗喜歡胡蘿蔔?」

       可是我的理性分析告訴我,作者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,

       應該是代表那隻狗喜歡胡蘿蔔吧?

       所以我不死心,繼續問,傳遞「整根胡蘿蔔」的畫面給狗狗,

       他給我的情緒反應是「不喜歡」;

       然後我又傳遞「磨成泥調味過的胡蘿蔔」,

       還是接收到「沒什麼特別興趣,但沒有像整根那麼不喜歡。」

       好吧,我放棄了,狗狗不怎麼喜歡胡蘿蔔。

       最後翻練習的答案,那隻狗狗果然對胡蘿蔔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。

     (書上一再強調,請相信你的直覺,

        不論它有多麼怪異,也不要隨便憑理性去擅自竄改)

 

 

coffee的練習: 

一、 書上說,你要愛你家的動物,跟他說話,並且相信他聽得懂。

       所以我最近最常說的是

      「不要給我裝蒜,我知道你聽得懂~~~我叫你不要搗蛋,就是不要搗蛋。」

       當然coffee還是繼續搗蛋。

二、 有一天晚上我要就寢了,coffee原本趴在我肚子上,直到我快要睡著的時候,

       coffee突然醒了,「咚」的一聲跳下床。 唯:「你幹嘛起床?不睡覺要去那裡?」

       然後我聽到「甲奔」(還是台語的哩),

       接著就看到coffee果然悠晃晃地朝飼料碗走去,考茲考茲的吃起消夜。

二之一、自從上次coffee去吃消夜後的某一天,他又是快睡著突然醒來,然後跳下床,

       唯:「你又要去吃消夜了喔?」

       然後我就接收到「不是。喝水。」還隱隱的有點小不滿,

       一副「我才沒那麼愛吃」的感覺。

       後來果真看到貓貓悠晃晃走去水碗,咕嚕嚕的喝起水來。

三、 又有一天,我走去陽台,她很興奮地跟著跑過去。

       唯:「你要我倒飼料嗎?要的話就喵一聲。」(她的飼料碗放在陽台)

       coffee很熱切地看著我、看看飼料碗。

       唯:「喵的話,我就幫你倒飼料喔。」

       coffee繼續很熱切地看看我、看看飼料碗,

       想開口,卻一附不願意的樣子,從那張小小的臉看到很好笑的掙扎,

       小貓嘴似開未開的發出細碎的murmur。

       唯:「(嘆)叫你喵,不是指使你麻,不是有害貓族的自尊拉。

       只是因為我還沒辦法知道你要說什麼,

       所以你要有具體的表示給我,我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飼料阿。」

       趕快稍微哄一下。 coffee:「喵。」

       終於歡喜甘願開金口了,我當然也有遵守承諾幫她添飼料囉。

四、 因為最近一直跟Coffe練習,和她對話

      (我知道從第三人看起來,應該很白痴),

       她可能感覺到我的用心,我們感情有明顯變好。(喔耶,開心)

       另外,阿比西尼亞這種貓,本身就不常喵喵叫,是很安靜的貴族貓。

       當初帶回來的時候,好幾天也不見她「喵」一聲,差點都要以為她是啞巴貓了。

       但是,最近的coffee似乎明白我很努力在練習跟她說話,

       她喵喵叫的頻率變多了,

       有時候會看她一臉認真的對著我「喵」,長短音不一,

       很認真的喵個幾聲,好像在跟我講什麼。

       但素,很殘念,我的功力還不到,只能一臉抱歉的說:

      「對不起,我現在還不知道你要說什麼,但我會繼續努力練習的。」(握拳)

 

 (其他有很多類似的小例子,不勝枚舉,但現階段我還是只能得到單字或是畫面、

    情緒,無法了解長句子的表達,所以無法和coffee聊天)

 

 

(下次要來分享我拿別人家寵物的練習喔~)

 

全站熱搜

雪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