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大家討論談戀愛的條件,好像變成非得要高富帥,

把女孩子(尤其是漂亮女生)講成非有錢人不要,

甚至有很多難聽的形容詞。

每次看到這種言論,我都忍不住想說說身邊的這個故事。


她長得很可愛,給個化名叫櫻櫻好了,在大學時期就算不是系花也是班花級的。

他,大一屆的學長,叫阿正好了。

那一年,很多人追櫻櫻,

阿正不過是其中一個不高(連165都沒有)不帥(黑黑的,在長輩眼中算是可愛)

身材不好(接近70公斤,當然沒有人魚線跟六塊肌),的好人型學長。

可是阿正很體貼、阿正很用心,

一路從原本的大學追到櫻櫻轉學的新學校,

擄獲美人芳心的時候,小小的跌破了大家的眼鏡(好人也可以追到正妹?!)


阿正是櫻櫻第一個男朋友。

櫻櫻除了長得好看外,成績優異、又好相處,

製作的精美筆記總是在班上流傳,綽號筆記公主。


快十年過去,接近而立之年,

櫻櫻一如往昔的優秀,也通過公務員高考,

現在有很不錯的工作。

可是阿正呢?還在年復一年的考試,

沒有一個工作是做滿一年的(每次到了快考試就辭掉,專心唸書)


可是他們仍然在一起,愛情長跑已經不知道跑第幾年了。



櫻櫻身邊不是沒有出現過桃花,又高、又帥,或是一起受訓的同學,

但是沒有人可以打敗阿正。

曾經出現條件不錯的對象,但是聊個幾次或是稍微來往,

馬上就被阿正那超高的分數比下去了。


會不會很奇怪?

一個非高富帥,活到三十歲連穩定工作都沒有的男生,

怎麼跟那些客觀條件優異的對手比?

因為阿正憑著一顆真心,

日復一日的對櫻櫻好,從沒因為馬拉松的愛情而冷卻,

反而因為愈來愈喜歡她,所以愈來愈好。

他對櫻櫻好,也對櫻櫻的家人好、對櫻櫻的同學好。

我記得那年謝師宴,女孩們難得打扮華麗,說要去喝個香檳聊聊天,

阿正自告奮勇等到半夜(沒有跟著我們打擾girl's talk),

然後開家裡的車,不只是櫻櫻,而是把每個女孩一一安全送回家。

阿正家是信基督的,但是當櫻櫻的祖母過世,

阿正仍然陪在櫻櫻身邊,大家要拿香拜拜時,

他也跟著拿了,笑笑說,沒有關係,我只是拿著我沒有拜,所以OK。


當櫻櫻去日本交換學生,兩個人因為距離差點鬧分手時,

阿正立馬帶著櫻櫻最想念的台灣食物飛過去。

當櫻櫻公務員分發到外地時,阿正也辭掉台北的工作跟下去。


櫻櫻的每一段人生都有阿正,在身邊默默地陪伴、照顧她,

在他們之前鬧分手的時候,我曾經問過阿正「幹嘛對櫻櫻這麼執著?」

阿正說「因為我爸爸也是這樣對我媽媽好,所以我覺得愛一個人就是要這樣吧。」


於是乎,當櫻櫻身邊的姊妹一一找到對象步入禮堂,

而阿正卻還在與國考奮鬥再奮鬥的時候,

他們還是在一起,

那些可以用客觀評斷的世俗條件,不是影響他們的重點,

重點是,在一段愛情裡你是否真心無悔的對一個人好?

是否會因為時間而冷淡,或是能細水長流?

(還是只想到自己?凡事斤斤計較。

  或是自以為條件良好就把眼睛長在頭頂上,覺得女孩子都想貼他)


又到了國考的季節,

祝福阿正,希望這次順利過關,早日修成正果!

全站熱搜

雪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