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已經習慣
習慣星期五下了班,飛奔回山邊的老家,
一邊開著門,一邊喊著妳的名字,
當然,
貓兒如妳,聽得懂我呼喚的話語,卻不一定有所回應。

有時候在我的床上發現妳微微睜開眼睛,
有時候妳睡在暖暖的電視機,
有時候我滿屋子找妳...

妳帶著我繫上的鈴鐺,貓步款移,
活力的大眼睛充滿好奇,
任我隨意撫摸兩下,就倒下來露出肚皮,
愛撒嬌的女人貓如妳...

妳會在我躺在床上使用筆電的時候,
跑來趴在我胸上小憩,
我總是好氣又好笑的把妳移開,嚷嚷著:
「coffee,妳會把我的小胸部壓得更扁啦。」

不知道什麼時候,開始習慣有妳,
理所當然的覺得妳會一直在那裡。

直到...
某個禮拜四深夜,接到妹妹來電,
說妳生病了,不怎麼吃東西、也不太上廁所,
已經帶去看醫生、打針、拿藥...
我的心一緊,連連問:「有沒有很嚴重?coffee還好吧?」
妹妹說:「應該沒有很嚴重拉,有的話醫生就會說了阿,
就是拿點藥,醫藥費已經自動從妳的撲滿拿了喔,柯柯。」

星期五下班我衝回家,
怎麼找都不見妳的蹤影,
妹妹說妳被帶去看醫生很不爽,就躲到床下了。

我哄了半天,又是逗貓棒又是貓咪草,
妳好不容易才搖搖晃晃的走出床底。

看到妳的那一刻,我忍不住哭了。
原本健健康康、活潑地滿屋子亂跑的貓咪,
瘦成了皮包骨,連抖抖毛都會站不穩,
妳的眼睛沒了精神,軟軟幽幽的,
我把妳抱到床上(因為妳已經跳不上去了),
瘦到,抱著妳,都感覺到一節節的脊椎骨和肋骨,
沒幾分鐘,欠缺體力的妳,昏睡了過去。

看著妳,我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泣,
「這哪叫沒有很嚴重阿?」再這樣下去都要出貓命了吧。

原以為,每次回家,理所當然迎接我的就是活潑的貓咪,
原以為,不管發生什麼事,失戀或工作不順,
貓貓都會暖洋洋地向我撒嬌,治癒我的心痛。

雖然理性上當然知道感恩,知道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,
但是,不知不覺中,已經養成了習慣,
習慣有妳。

突然很害怕失去妳,
怕妳會不會就這樣在睡夢中離我而去,
我說好要照顧妳一輩子的,
妳不是也說好要陪我很久很久...?
其實沒有,妳根本沒給過我任何承諾。

妳陪著我的每一天,都是我賺到了,
又賺到了和貓貓在一起的一天。
有一種感悟,
請好好珍惜身邊的人、事、物,
尤其是那些讓你開心的、陪伴你的,
因為它們都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著,
哪一天,在你毫無準備的時候,就有可能被突然抽離。

貓貓,謝謝妳。

後記:
coffee經過約一個月的灌藥治療,花了我大把鈔票,
其中最嚴重的那星期,我還每天下班都搭車轉車回家陪她,
看著貓貓逐漸康復,又會跑來跑去,很開心。

大概是為了報答我不遲辛勞的照顧,
後來我就收到了「貓的報恩」...
在我床上發現被分屍的小強。(喵阿,可以不要弄到我床上嗎?)

全站熱搜

雪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