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著分針移動,直到與時針呈現180度,
下午六點,又到了下班時刻。
我承認,我很累了。
從熟悉的臺灣來到大陸,離開家人與朋友,成為了大家口中的台幹,
不習慣的風土、不習慣的民情、不習慣的食物。
還好,我交了個女朋友,台灣人,到大陸唸書的。
總算有個心靈支柱阿!
好拉,現在的我,必須搭2小時的車去上海找她。

----

已經離最後一堂課的結束,1小時了。
我的肚子咕咕地抗議著。
其實很懷念在台灣的日子,母親總會弄好熱騰騰的晚餐。
(雖然那時的我貪玩,總和同學出去,很少回家用飯)
原來,上海的冬天這麼冷,
還好,認識了他,就算不在同一個城市,
仍然傳遞著溫暖。

----

X的!又塞車,上下班時段很塞阿。
我手裡握著手機,卻希望那是時光器,
停住,直到我抵達目的地。
肩膀傳來過度使用的僵硬、
眼睛傳來過度使用的酸麻,
我還是要告訴自己,千萬別累得瞇過去,
下錯站不但糗斃,還會讓佳人傷心。

----

書桌前的時鐘滴滴滴,
室友問我要不要一起出去?聽說開了家好吃的麵館就在附近。
我搖搖頭,補了唇膏。
縱使知道再等下去,過了「正常用餐」時刻,
是很容易讓熱量堆積。
不過...他應該也不會嫌棄。

----

晚上八點,終於到了她的窗前。
看著她走下樓梯,帶著笑顏,
彷彿可以讓所有的疲憊消失不見!
因為...
「我們說好一起晚餐」
我陪她吃吃飯、逛逛街,
然後再搭2小時的車回到工廠宿舍,大約將近12點,
縱使我失去了所有的下班時間,
我仍然願意為了她如此,每天每天....

----

晚上八點,他終於出現,
我揉揉臉頰,擠出笑臉。
其實我已經餓過不餓了,但還是想陪他吃東西,
凹他陪我逛街,是因為想多相處一點。
縱使每次送他離開接近10點,
我要看書、寫作業,偶爾還要對抗隱形眼鏡戴太久的紅紅眼,
我還是對他願意每天這樣來找我,感動在心田,
謝謝他,每天每天....

全站熱搜

雪咖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